迟福林认为,动力变革不是在现有的旧结构下寻找稳增长的“药方”,而是要在经济转型升级的新趋势、新结构下寻找新动能、新增长的源泉。他建言,要由要素投入向创新驱动转变,由投资拉动为主向消费拉动为主转变,由工业主导向服务业主导转变,由总量发展导向转向绿色发展导向,由城乡二元向城乡融合发展转变。

//